當前位置: 首頁 > 原創推薦

岸田文雄勝選,日本新首相將如何面對中國?

來源:中國網 丨 作者:李若愚 丨 時間:2021-10-06 丨 責編:彭瑤

李若愚 四川省區域與國別重點研究基地日本研究中心特約研究員

9月29日,自民黨總裁選舉塵埃落定,根據由國會多數黨組閣的日本現行政治體制,勝選的岸田文雄在10月4日的臨時國會上履行完相關程序成為了日本第100代首相。對華政策顯然是中國民眾對於岸田內閣最為關切的部分。因此,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也在第一時間表達了中方對於發展中日關係的善意:“我們注意到剛剛出來的選舉結果。中方願意同日本新一屆執政團隊一道,恪守中日四個政治文件確立的各項原則和精神,深化互利務實合作,推動中日關係沿着正確的軌道健康穩定發展。”

算起來岸田文雄可以説是中國外交部門的老相識了。自2012第二次安倍內閣成立伊始,岸田便長期擔任日本的外務大臣,他的在任時間甚至創下了二戰後日本專職外務大臣的紀錄(以首相身份兼任外務大臣的吉田茂除外)。諸如2014年中日雙方達成的“四點原則性共識”便是在岸田任內實現的。如果以“聽其言,觀其行”的標準,在自民黨內被視為穩健派的岸田文雄在擔任外務大臣期間對於中日關係的發展還是作出過一定貢獻的。然而就是這位一貫穩健的岸田,在總裁選舉期間卻突然“變臉”,提出“抗衡中國將成為日本外交的一個重要課題”以及“當選首相後將設置專門處理人權問題的首相輔佐官”。如此話語一出,當年的外務大臣岸田文雄的面孔似乎已經變得難以辨認。

其實要分析岸田的“變臉”,就必須要搞清本次自民黨總裁選舉的背景。雖然人氣王河野太郎的“亂入”似乎給選舉平添了不少懸念,但在筆者看來,自菅義偉突然宣佈退出選舉後,相對低調的岸田就幾乎穩坐總裁之位。因為,從過去的經驗來看,民意支持度與自民黨總裁選舉的結果基本無關。民意支持度常年位居黨內第一的石破茂在總裁選舉中四度落敗充分證明了這一點。歸根結底,要成為自民黨的總裁終究還需依靠派系的力量。而與同樣參選的河野太郎、高市早苗、野田聖子相比,岸田文雄是唯一在自民黨內擁有自己的政治派系的一位。有46位國會議員參加的岸田派雖然在自民黨內只是第5大派系,但這意味着岸田本身也是派閥政治的受益者,因此也就更容易被在幕後控場的派閥大佬們所接受,尤其是當戰局中還存在着打着“超越派閥界線”旗號的河野太郎這樣的派閥之敵的時候。

天上沒有掉下來的餡餅。接受派閥支持就必須要付出相應的代價。在這次選舉中,岸田文雄可以説是政策立場轉變最大的一位。最初,他是作為派閥的挑戰者來與菅義偉競逐,那時的他還曾打出過“反安倍政治”的旗號。但在菅義偉退選自己成為派閥大佬屬意的人選後,岸田則轉而宣佈當選後不會再對安倍政治做出清算。這背後就是自民黨內派閥政治的魔力。因此,我們可以看到面對日本在中美摩擦中的立場這一議題,除了反派閥的河野太郎敢於就對華問題持保留態度外,包括岸田在內的三位主流派候選人則展開了一場“比右大賽”。而流露出濃濃派系色彩的岸田第一次內閣名單出爐以後,岸田文雄在選舉期間的言論也就很好解釋了。

不過逼退了菅義偉的並非是外交而是疫情下的國內政治。有此前車之鑑,岸田內閣的首要任務還是解決疫情帶來的日本社會問題。自民黨總裁選舉雖然告一段落,但“總裁選”終究只是一個小目標,即將到來的眾議院總選舉才是決定岸田政權能否長久的大課題。只有帶領自民黨在總選舉中保住半數,岸田才可以獲得長期執政的機會。那時,必須在經濟與政治間進行平衡的岸田政權的對華政策才會逐漸清晰起來。其實中國對於日本“選舉遊戲”的那套規則早已是再熟悉不過,因此我們判斷日本領導人從來不僅會“聽其言”,更會“觀其行”。中方對於構建良好的中日關係一向都是抱有善意的,習近平主席也在第一時間向當選為首相的岸田表達了祝賀,中日兩國能否相向而行接下來要看岸田作為首相的政治決斷力。究竟是迴歸穩健路線為日本政治打上自己的烙印,還是任由保守的派閥勢力擺佈,岸田文雄正處在政治生涯的十字路口上。

(責任編輯:王鑫)

網站無障礙